威尼斯国际-9778818威尼斯官网-威尼斯正版官方网站
做最好的网站

又闻赣南花果香

作者: 林业新资讯  发布:2019-05-17

江西赣州大力治理废弃稀土矿山 又闻赣南花果香

  金秋时节,江西赣县阳埠乡一个山坡上,成片的柚子随风摇曳,煞是喜人。很难想象,几年前这里还是一座沟壑纵横、岩石裸露的废弃稀土矿山。
  曾是矿老板的韩先林指着自家300余亩柚子林感慨地说,“当年搬山挖矿,如今种树栽果。今年试挂果收了两万斤,按现在的行情,明年能保本,后年就赚钱啦!”
  “搬山式”稀土开发所导致的水土流失和生态恶化,给赣南留下累累伤痕。近年来,财政部、国土资源部通过立项下拨资金,支持地方政府采用工程、生物等多种手段对废弃矿山进行综合整治。经过治理,矿山昔日的一道道疤痕渐渐痊愈,恢复了秋色斑斓、果香满园的山林本色。
  曾经伤痕累累的稀土矿山,治理后充盈着橙柚桔香   信丰县嘉定镇龙舌村的山坡上,朱银宝的“生态庄园”充盈着橙柚桔香。18年前,这里曾是寸草不生的稀土尾砂地,沙砾遍布,残留着大量硫胺和草酸。靠着政府40万启动资金,来自福建的农民朱银宝经过无数次试验,探索出一整套治理稀土尾砂地的良方,2002年,龙舌村枇杷开始成功挂果。
  现在,朱银宝种植枇杷、脐橙、柚子、杨梅3万余株,建起2000亩的生态果园,创办了果汁加工厂,近百户村民跟他学习种果,增收致富。
  在赣州,像韩先林和朱银宝这样投身荒山复绿的人不在少数。江西赣州素有“稀土之都”之称,据2012年的一份统计,赣州涉及废弃稀土矿山302个,被破坏的山林面积达97.34平方公里,稀土矿地表土酸性污染面积达60平方公里。近年来,国家明确将赣南定位为“我国南方地区重要的生态屏障”,赣州市痛定思痛,决心拿出“刮骨疗伤”的勇气,治理废弃矿山。
  “如何协调‘吃山’与‘护绿’之间的矛盾,是谋求绿色发展必须破解的首要难题。赣州从‘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中摸索出一条生态还原之路,全面推进矿山治理和生态开发,各地‘复绿运动’如火如荼。”赣州市发改委主任黄明哲说。
  全南县南迳镇黄云村,与盛产钨矿的大吉山仅一山之隔。年近半百的谭志明,曾经和父亲一起,靠采矿来养活一家人。在这场废弃矿山“复绿运动”中,他转型为发展生态绿色产业的民营企业家,创办的全南县厚朴生态林业有限公司,带动了当地“芳香产业”的发展。
  2015年,全南县以桂花、梅花、厚朴和罗汉松为主的各类芳香花木基地已超10万亩,使该县4000余名贫困群众脱贫致富。这些基地中,很多就是由原来的废弃矿山改造而成的。
  未来5年基本解决废弃矿山的遗留环境问题   “每一个废弃矿区的地形都不一样,而且很不规则。”赣州市矿管局负责人介绍,“为了更好地进行废弃矿区的复垦复绿,我们遵循‘宜耕则耕、宜林则林、宜水则水、宜工则工’的原则,将废弃矿区恢复成农用地、林果地、水塘或工业用地。”
  在岭北镇杨眉村废弃稀土矿山综合治理生态基地,记者和广州威典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郭铁成一起爬上山头。一片50余亩、两米高的红麻在风中摇曳,紫色的花朵分外醒目。郭铁成是土生土长的赣州定南人,在广东打拼多年后,选择回乡修复废旧稀土矿山。“经过研究论证,我们最后在100余种植物中筛选出数十种适合赣南稀土矿废弃地生长的植物。”2012年开始,郭铁成与中山大学土壤污染修复团队合作,针对赣南离子型稀土矿废弃地特征,研发出多项专利。
  在治理过程中,赣州逐步建立起“谁投入、谁受益”的土地复垦多元化融资渠道,以政府资金为引导,积极吸纳社会资金参与废弃矿山治理,出台了山地使用权、经营权流转等优惠政策,将矿山环境恢复治理工作与同步开发新产业尤其是生态经济产业相结合。
  到目前为止,赣州共有18个矿山获批开展绿色矿山建设,废弃矿山已治理47.7平方公里,正在治理28.8平方公里,尚待治理20.84平方公里。昔日寸草不生的“光头山”变成果实累累的花果山、百花山、聚宝山,赣州废弃稀土矿山复绿走出了保护生态与促进经济融合发展之路。
  目前,赣州市的目标是拟用2014年至2018年5年时间,基本解决历史遗留的废弃稀土矿山地质环境问题,使矿山的生态环境得到有效恢复与保护,筑牢南方地区重要生态屏障。(记者 吴齐强)

本文由威尼斯国际发布于林业新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又闻赣南花果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