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国际-9778818威尼斯官网-威尼斯正版官方网站
做最好的网站

媒体观察:直通委员长的基层代表怎样履职?

作者: 农业新资讯  发布:2019-07-27

图片 1

邰顺军

图片 2

杨爱东

图片 3

杨爱东经常参加县里、镇里和村里的会议,这是她的履职日记

有两件事在发生前邰顺军和杨爱东从未想到过,第一件是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第二件是坐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的办公室里,和他当面谈心。邰顺军和杨爱东来自贵州省最基层,一个是铁路上的苗族工人,一个是深山里的侗族养猪户。三年前,他们先后接到电话通知:“你是张德江委员长直接联系的5名基层代表之一。”后来,他们到北京列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受到张德江的接见。

与张德江的交流,加深了邰顺军和杨爱东对履职的理解。“人大代表不能只关注身边的事,要替更多的老百姓发声。”他们都有张德江秘书的电话,并且被获准“有事可以联系委员长”,通过这个“直通车”,他们可以把最基层的声音传递给国家领导人。

联系

一通差点没接的陌生来电

邰顺军和杨爱东当选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都是在2013年2月,今年是他们第四次参加全国两会。

这次赴京参会前,两人以全国人大代表身份,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州府凯里市列席参加2月19日至25日召开的州两会。会议期间,他们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专访。

两位代表都很朴实。杨爱东今年54岁,侗族,上学只念到初二。她来自天柱县石洞镇红坪村,是个养猪专业户,当地的致富带头人。邰顺军今年51岁,苗族,初中学历。他是成都铁路局凯里工务段的养路工,在铁路上摸爬滚打20多年,刚选上代表时是工长。

邰顺军管杨爱东叫“杨姐”。邰顺军夸“杨姐”能干,“杨姐”也笑着夸对方能干,要不然当不上人大代表。“都是层层筛选下来的。”她说。

邰顺军和杨爱东的特别之处在于,他们都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直接联系的基层代表。

这个“直接联系”的建立始于一通差点被他们认为遭遇“诈骗”的电话。

2013年7月,邰顺军接到一个自称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的电话,当时他在铁路上搞铁轨维修验收。

邰顺军说:“电话没有来显,我以为是诈骗的,没接。第二个也不理,第三个我接了,一个男的电话那边问我是不是邰代表,在干什么。我说我在维修铁轨。他说他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的秘书,说我是张委员长直接联系的基层代表,将来在北京的话,见面聊一下。”

杨爱东接到电话要晚几个月。她跟邰顺军一样,初始也以为打来的是诈骗电话。即便后来听完“秘书”的介绍,她一时也没明白“委员长直接联系的基层代表”有何含义。

2013年12月底,邰顺军被安排进京列席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而杨爱东则是在2014年4月列席了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在会议的间隙,他们受邀走进委员长办公室,受到张德江的接见。

张德江接见基层代表源于一项制度——全国人大常委会联系代表制度。根据这项制度,2013年12月起,每位常委会委员长会议组成人员要直接联系5名以上全国人大代表,2014年4月起,每位常委会委员要直接联系1至3名所在选举单位的全国人大代表。

2014年9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各级国家机关加强同人大代表的联系、加强同人民群众的联系,是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内在要求,是人民对自己选举和委派代表的基本要求。

数据显示,联系代表制度出台一年以来,共有140名常委会委员通过走访、电话、微信群以及邀请代表参加专题调研、推荐代表列席常委会会议等形式,与333名代表建立起日常联系和沟通,有力推动了常委会联系代表的广度和深度。

收获

“人大代表不能只关注身边的事”

2014年9月,张德江赴贵州考察调研,杨爱东和邰顺军被通知陪同,“跟了两天,每天吃饭和委员长同席。”张德江和他俩交流时,问起当代表这两年的收获。

邰顺军记得,陪同张德江调研那次去的是毕节,调研内容包括基层乡镇人大代表履职问题。

据新华社报道,张德江于当年9月10日来到毕节七星关区人大机关,了解人大基层工作开展情况,并召开人大工作座谈会。他强调,坚持好、完善好、发展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全国人大和地方各级人大的共同使命、共同责任。

通过调研,结合自己的经验,邰顺军坦承,乡镇人大代表发挥的作用比较有限。

他更加重视自己的履职。当上代表后,单位照顾他的代表工作,把他调到工务段的线路分析中心担任负责人,相对之前的岗位,作息时间更加规律。他用积蓄买了一辆吉利轿车,一般到了周末和节假日,他会开着车在州里转悠。

邰顺军这样介绍自己的调研方式:“边走边看,不上高速路,只在国道、省道和乡道上走,看到有意思的就停下来,带着耳朵听。农村办喜事的比较多,有喜事我都去。聊天的时候,我还会把中央的精神和政策传达一下。”

杨爱东的丈夫王甲海告诉北青报记者,妻子当选代表后,放在家事和养殖场的精力少了很多,她开会很多,经常出差,每年要挤出两个月的时间在履职上。为此,在外打工的二儿子和儿媳回到家里,帮助抓养殖场的工作。

杨爱东家是一个“双代表”家庭。王甲海是天柱县的人大代表,去年还当选为村支书。“县代表”的事相对较少,有更多精力照顾家里。王甲海甘愿为“国代表”打配合,把家里的大部分事张罗下来,方便妻子履职。

担任代表3年,杨爱东和邰顺军关注最多的还是民生和农村问题。

2013年第一次参会,邰顺军提的建议是希望国家加大对铁路沿线安全保护区的行政执法力度,尽快出台限制保护区内挖沙取土和开采地下水的政策,用法律手段切实保证铁路线路基础的安全。

杨爱东提的第一个建议,与农村公路改造有关。建议上说,贵州的农村人口大多居住在山区,虽然大部分行政村通了公路,但是还应该进行硬化,以解决山区农民出行难的问题。

这个建议包含家乡人的期望。在她上北京前,有老乡和地方干部去她家,希望她多反映贵州山区交流困难的问题。

通过参加两会和全国人大组织的培训,两人不断学习,增加了知识,开阔了眼界。

邰顺军说,他列席人大常委会时,有个议题涉及开放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孩的政策。虽然他自己是少数民族,有两个孩子,但他的感触却很深,因为这个政策涉及面广,“我认识的很多人,家里四个老人,就两个孩子养。这样就比较恼火。”

邰顺军认为,当代表不是荣耀,更是责任。“人大代表不能只关注身边的事,要替更多的老百姓发声。我作为一个代表,要对人民负责。人民有困难,有民生问题,我要反映上去。”

接见

“有困难和意见都可以联系我”

邰顺军和杨爱东对张德江的接见印象很深。

邰顺军记得,张德江的办公室大约十几平方米,“桌子比较朴素。”进去之后,两人在一个小圆桌前挨着坐下。

张德江喊他“小邰”。因为担任过分管铁路工作的副总理,张德江笑着说:“铁路上的事就不用说了,我比较清楚。”接下来便问邰顺军父母身体怎样,家庭情况如何。他一一作答。

“他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想提个建议,现在分配给铁路的工人专业不对口,能不能分配一些专业人才过来。”邰顺军说。听他说完后,张德江没有立即回应建议合不合理。他解释,以前有专门的铁路学校,现在这方面的人才培养和教育机制在改革。

张德江说,养路工作虽然“脏、险、苦、累、差”,但很重要,稍有不慎就可能出事故。谈了一二十分钟,看时间差不多了,邰顺军说该走了,张德江表示:“有什么事就跟我联系。”并叮嘱他:“你是我们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代表之一,回去之后,要履行职责。”

在杨爱东的印象里,张德江比很多地方官员都低调,说话更和气。张德江接见时,她主要谈了生猪养殖的情况。张德江向她了解了村里人口、人均收入等情况。杨爱东介绍,她所在的红坪自然村有1000多人,每人年平均收入4590元。2014年,毛猪价格很低,从10元/斤跌到6元多,杨爱东和村里的养殖户当时都面临亏损。

她询问:“猪价全国性下跌,老百姓太亏,国家政策上有没有补贴?”张德江说,可以问一下相关部委,看能不能找资金补贴。他叫来工作人员询问农业、财政等方面的政策。

临出门的时候,张德江把她送到办公室门口,紧握她的手说:“杨代表,你回去后,我一定给你解决。”并嘱咐:“基层有什么困难,群众有什么意见,都可以联系我。”

回去之后,曾有人问杨爱东:“你跟张委员长接触,怕不怕?紧不紧张?”她说,秘书通知要接见时她有点怕,“最怕的就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不过进去之后,也没什么怕的。”

这次接见,让她感受到国家领导人对基层代表的重视和关心。

杨爱东说,回贵州后,她很快收到农业部就农村养殖政策措施的答复。2014年12月,时任贵州省委书记赵克志到黔东南州调研农村问题,专程到天柱县看望杨爱东,听取她对农村发展的意见和建议,并考察了由她创办的红坪村养猪协会和生猪养殖场。

“政府后来拨了一笔扶贫资金给村养殖协会,协会再分配给各家养殖户。”杨爱东说,她利用扶贫资金扩大养殖规模,生猪规模从200多头增至400多头,2015年市场行情好,她扭亏为盈,纯收入达到30多万。

心愿

“今年两会,想再跟委员长交流一次”

杨爱东和邰顺军告诉北青报记者,当选代表后,除了参加全国两会,每年全国人大都会组织一次培训,有时候省人大调研也会通知他们陪同,他们还多次列席旁听省两会和州两会。

“列席州两会也是在履职。”邰顺军表示,旁听各个政府部门作的工作报告,有助于他们了解州里的情况,“累积起来,心中就有数。”

杨爱东接过话茬儿说:“积累到脑子里来,两会就可以写建议,反映基层最需要的。”她自嘲“原来只知道养猪”,而通过各级人大组织的培训和调研,她关注的范围已扩大到农村的文化、教育、环保等各方面问题。

杨爱东坦承,第一次到北京参会,她看到记者都害怕。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加上普通话也不流畅,开始总是低着头,光是听别的代表说。时间久了,她的胆子也练出来了,在会议上敢发言说出想法,对媒体采访也就不再畏惧。

参加两会,有些建议是她想到要提的,有些则是替地方发声。杨爱东的家里,关于人大代表工作的资料被收集在文件夹里,在一个书桌上整整齐齐放了一排文件夹。有些文件是省、州有关部门在收到全国人大转来的代表来信后,对她作出的答复函,比如“关于对尽快实施天柱县凤城镇至锦屏县平秋镇省级公路的建议的答复”,还有“关于对请求解决天柱县石油镇集镇人饮应急水源工程项目的答复”。

杨爱东还代县里提过一个关于建设天柱民用支线机场的建议。2015年8月,中国民用航空局作出答复,建议贵州省统筹考虑各方面情况,尽早启动前期研究工作,充分论证天柱机场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收到回复的时候我很开心,因为这件事是为我们全县人民造福,建成了可以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接到电话的第一时间,我发短信给县政府和县人大的领导报喜。”杨爱东说。

据《贵州都市报》2015年12月报道,根据规划,该省的机场布局是“一枢十六支”,德江、罗甸、都匀、盘县、天柱等地都要建机场,这个布局正在争取国家支持。

今年两会,杨爱东准备提的一个新建议是反映农村的幼儿园太少,希望国家出台政策加强这方面的资金投入。这个建议源于她的观察,她所在的红坪村是一个自然村,大中心村有四个自然村,四千多人口,没有一个幼儿园。“我们整个贵州省,普遍存在这个问题。”

杨爱东要提的另一个建议,是提高村干部待遇。她认为目前村干部一个月1600元的工资太低:“现在农村请一个小工,一天工资都要一百二三十元。村干部工作量大,三四个干部服务三四千人,很多干部有怨言,说干完这届打死也不干了。”

邰顺军向北青报记者透露,他今年重点要提的建议跟苗族、侗族的古寨村落保护有关。近些年来,贵州山区的苗寨、侗寨屡发寨火,一出事就是“火烧连营”,就在今年2月20日,黔东南州剑河县又发生一起寨火,烧毁60栋房屋,所幸无人员伤亡。

在州里列席两会时,邰顺军对这次的寨火非常关注。早在去年,他在全国两会上就提过相关建议,“写了五六百字”。今年他会在去年建议的基础上补充完善。谈到如何保护古寨,邰顺军的设想包括化大寨为小寨、多设防火塘等办法,前者指的是划出安全线,将一部分村民搬迁,降低木寨房屋的密度。

因为是张德江直接联系的基层代表,邰顺军和杨爱东都有其秘书的电话。尽管被告知有事可以通过秘书联系委员长,但他们怕影响委员长工作,目前为止还没主动找过。“今年两会,如果可以,想再和委员长交流一次,主要向他汇报一下心得。”杨爱东说,这是她的一个心愿。

文并摄/记者 李显峰

本文由威尼斯国际发布于农业新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媒体观察:直通委员长的基层代表怎样履职?

关键词: